勉县这一处山垭有狐影出没
Author
勉县作家写勉县
生成
海报
勉县都市网

勉县都市生活网

关注
勉县这一处山垭有狐影出没
勉县作家写勉县 11-27



那时,人们从定军山主峰东的这一处山垭经过时,能够看到的,往往就是一群群从山上跑下来寻觅食物的狐狸,所以把这里叫做“千狐垭”。



W020161220570519347053.jpg



容裘古道上的“千狐垭”



 

晏济亚



勉县城南,定军山主峰东,有一山垭,名为千户垭。此地名虽然由来已久,其实却是为世人以讹传讹之误,正确的名称应该叫做“千狐垭”。

千户垭,位于容裘古道最北端的第一个山垭。根据《水经注》卷二十七·沔水章记载:“沔水东经西乐城北,城侧有谷,谓容裘谷,道通益州。”容裘道是从汉中西行,经沔县到川蜀之古道。一条羊肠小道由沔县南行,经元墩、阜川、大河坝,到南郑接米仓道抵四川。另一条则由沔县向南到元墩,再沿河西行经杨庄、香子坝、黄土岭,过胡家坝、铁锁关,到宁强接金牛道进川蜀。容裘道历史悠久,其地位和作用仅次于金牛道。


896d84dcc7ff4a0da04ad843a4873feb_th.jpg


容裘道之名称主要来自于容裘溪,对于容裘溪,《水经注·沔水》中曾作过描述。《大清一统志·容裘水》中,明确提出“(容裘水)在沔县东南.......,俗谓之洛水,南经巴山东北流,又北经西乐城东,而北流入汉水”。清《汉中府志》则直接指出,“养家河在(沔)县南二十里,源出巴山北流入汉(江),盖即容裘水也。” 但无论是容裘溪或者是容裘道,都与“容裘”二字紧密联系。说明这一带在古时一定荆棘丛生,禽兽杂居,鼠兔遍地,裘狐频出。

那么,容裘道是从哪开始的呢?容裘道要从古金牛道的沔县,另外分出一条支道,必然要翻越沔县南面“十二连山一颗珠”的屏风阻碍。这“十二连山一颗珠”,即就是现在勉县城南由西向东依次排列的:石子山、大山、定军山、中山子、小陡山、八阵山、千户山、一字山、卧牛山、鸡心山、黄猫山、元山子等。而现在的千户垭,位于定军山东面被称为千户山和一字山之间的一个小山垭,是“十二连山一颗珠”中的诸山连接处。由于这个山垭相对比较低矮,自古以来都是通往沔县南部阜川、元墩一带的交通要道。古时候,裘狐频出也应该是从这一带算起的。而千户山与西面的定军山等连接紧密,定军山又是这些山系的主峰,所以,裘狐的出没,必然也与定军山密不可分。可巧,勉县民间就流传的有关于定军山狐狸的传说。说定军山上的狐狸与其他地方的狐狸不同,头上有“王”字,尾巴带有“天”字花纹。狐皮的质量和品位一直是同类中的上上品。故此,不仅民间把定军山的狐皮视为珍品,而且历代官府都会派遣专人在秋冬季节来定军山猎捕狐狸。

狐狸最珍贵的是其狐皮,不能出现有任何枪伤或刀伤。为此,猎捕狐狸,与猎捕其他野兽不一样,是一项非常讲究的技术活。捕猎人员要事先在山上摸排清楚狐狸出没活动的大体区域,并精准找到狐狸经常出入的要道口。在要道口做好绳结套扣,民间称其为“下套”。然后,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带上一帮赶山队员带上棍棒上山。先将赶山人员分布在大山的不同部位,随着一声呐喊,山上四面八方全是人声,喊叫着“抓狐狸”等号子,并不断“打草惊蛇”,惊吓狐狸出洞。狐狸一旦出洞,就从不同角度把狐狸向安装有套扣的道口撵,这个过程叫“赶交口”。狐狸只要上了“交口”,必定进入套扣伏击圈,最终被套牢扣死,成为捕猎者的战利品。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勉县定军山一带仍然有猎捕狐狸的活动。每进入冬季、正是狐狸皮毛最好的时候,也是农事活动闲暇停歇的季节,定军山及其附近的山上,不时会传来阵阵“赶交口”的呐喊声,响彻十二连山,震惊沔水两岸。可以说,那些年国家还没有禁止猎捕,也算是沔县游猎活动中的大事。不过,他们猎捕的狐狸是不是头上有“王”字招牌,却不得而知。


214.jpg


从另个一方面看千户垭这个地方。这里两座山峦东西对峙,相互紧逼,各不相让,豁口狭小。二面山石耸立,陡峭险峻,飞鸟易过,猢狲难攀。山石裸露,体表贫脊,灌木不生,杂草稀少。过去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歪歪扭扭地从这个山垭间通过。而且还是千百年来沔县南部的人们到达县城的唯一通道。解放以后,经过多次工程建设,斩山裁崖,挖土排石,开扩路面,降低高程,才形成了一条通往阜川、元墩方向的“之”字型公路。这种环境,是不可能有人居住的,同时也没有人迹居住过的任何历史记载。或许在古时候,人们从这里经过时,能够看到的,往往就是一群群从山上跑下来的寻觅食物的狐狸,所以古人把这里叫做“千狐垭”。

另外,在勉县的过往史中,也从来没有发现哪个朝代将这里封分给某个达官显贵作为“千户侯”封地的记载。那么,不能住“千户”人家,也没有封分给“千户”侯爷,把这个地方写作“千户垭”就没有道理了。只能是“千狐垭”才是对它准确的定位。既为“千狐垭”,为什么一直被写作“千户垭”了呢?有几种可能。一是文人们误写,后来以讹传讹,久而久之导致“笔误”被世人认可。二是认为“狐”字不吉祥。古代人多把狐与妖相联系,导致人们谈“狐”色变,认为这里既是通衢大道,定当吉利可人。则人为地,有意识地将“狐”字改为“户”的。当然也不排除还有其他因素导致地名变更的可能性。


u=344416600,208507604&fm=173&app=25&f=JPEG.jpg


千百年以后的今天,这里已成为县城通往西汉高速公路的引道。当代基建的高科技,早已将这里的山体削为平地。人们乘车从这段宽畅的公路上行驶的时候,可能很少有人想到这里曾经与狐狸有过关联了。同时,随着全县工商业的迅猛发展,南面的千户垭粮站,北面的温泉水泥厂等单位的设立,千户垭也早已人流如织,车流如潮了,说它是千户垭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了。

诚然,现在就把这里叫做千户垭,也没有什么不妥。但“千狐垭”才应该是它的旧有的本名。


437100037028179794a0.jpg

(图片来自网络)




专栏作者:晏济亚,勉县退休干部,汉中市作协会员。曾出版个人诗歌散文集《沔水渔歌》,校注清光绪末年沔县知县王声扬撰《沔县乡土志》,有多篇作品发表在中省市报刊杂志。 

                    栏目主持:张鸿雁   栏目编辑:张鸿雁


原创首发作品,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与作者,请尊重发布者的劳动,违者必究!


本文由勉县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1406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勉县作家写勉县
1
3
5
10
20
50
100
200
50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