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县年俗:压岁钱里年味浓
Author
勉县作家写勉县
生成
海报
勉县都市网

勉县都市生活网

关注
勉县年俗:压岁钱里年味浓
勉县作家写勉县 01-17


        孩子们盼望过年,不图别的,就盼望着能领到更多的压岁钱。

196079491.jpg


漫话春节压岁钱

 

晏济亚

 

年关将近,新春既来,勉县城乡已是一派喜庆。尤其是孩子们,熬过了整整一个冬天,终于等到年末岁首,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地准备过新年了。孩子们盼望过年,不图别的,就盼望着可以无拘无束地玩耍,还能吃好的,穿好的,更为重要的是,还能领到一笔压岁钱。

过年给孩子发压岁钱,古已有之,而且历史渊源久远,应属于中国春节民俗文化园林中永不凋零的金枝玉叶。我们小的时候就收到过压岁钱,我们的父辈,甚至父辈的父辈,在他们小的时候也收到过压岁钱。春节在即,各位家长们,甚至已进入成年,当了叔叔阿姨的长辈们,也许都已经为自家或亲戚家的晚辈准备好了一份不薄的礼物和非常厚实的红包,只需等到春节来临的某个机巧时段,像变戏法般地闪现在孩子们面前,给他们一个不小的惊喜,并送上精美的祝福,希望他们在新的一年里,快快乐乐,健康成长。

我们小时候收受压岁钱的时候,因为从没有看见用书面文字表述,也从没有听见谁准确地解释过压岁钱是哪几个字,是干什么用的。只能按照勉县当地的方言和老一辈的口音来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根据我们勉县当地的方言和老年人多年来的说法,我个人一直把它理解为“牙碎钱”,是让孩子们过年时,自己去买零食,买小玩艺儿的钱。发“牙碎钱”无非就是想让孩子高兴让一家人都开心过年。也时常听到大人说,给孩子们发点“牙碎钱”,逗娃们个高兴。孩子们领到“牙碎钱”以后,也确实很惬意,一定会高高兴兴地拿上钱,邀约上小朋友去买东西,再也不缠在家长身边,影响他们干正经事了。我还发现,许多家长也是出于这样一个目的,才给孩子们发“牙碎钱”的。比如说,有的家长给孩子一些钱说,过年了,你们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自己去买吧。有的家长认为,过年嘛,给孩子们一点属于自己的“活动经费”,当然是合情合理的了。所以,小伙伴们把大人给的钱都拿出去买“吃喝”,买花炮,买玩具,热热闹闹地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年”。一般来说,年过完了,钱也用完了,大人也从来没有追究过。可能他们也认为这些所谓的“牙碎钱”,就该这么支销。也曾经听到有人这么说,春节就这么几天,孩子们大方一把,手头奢侈一点,又未尝不可?正因为这样,在春节期间,卖零食,卖小吃,卖玩具的生意非常火暴,孩子们自掏腰包的奢侈程度,远远超过了其年龄段标志,可能与孩子们手头有一笔非常可观的“活动经费”密切相关。 

16408166_150397.jpg

随着改革开放后的百废俱兴,各种读物及网络普及,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知识视野,从而有幸接触到了一些关于压岁钱的知识性讨论。原来,压岁钱渊源流长,其内含丰富,并非我们原来理解的那么简单。 

压岁钱早在汉代就已出现, 但那时的称谓,发放的方式和用途,都和我们现在的压岁钱大相径庭。其实,刚开始并不叫“压岁钱”,而是叫“压祟钱”。钱币也不是在市面上流通的真币,而是为佩戴玩赏而铸成钱币形状的辟邪用品,也作装饰品用。钱币表面铸有“万岁千秋”、“去殃除凶”等吉祥的话,目的是为了驱妖辟邪,保护小孩。相传古时候有一种叫做邪祟的小妖,会在年三十晚上出来伤害小孩,所以人们就发明了用压祟钱来驱赶妖孽的方法,来保护孩子不被所害。年三十睌上,大人将铸有驱除邪祟字样的“铜钱”偷偷地压在小孩睡觉的枕边,当邪祟侵来的时候,铜钱发出的金属光泽,会驱使孽障无处藏身,只好逃之夭夭。从而保护孩子不受邪气伤身,得以平安吉祥,健康成长。后来,因为“祟”和“岁”同音,渐渐地用“压岁钱”取代了“压祟钱”,也就有了现在过年给孩子压岁钱的习俗。再后来,人们把除夕夜长辈给孩子发压岁钱的习俗,渐渐扩展到了在春节中,亲友之间给孩子们互发压岁钱的普遍节礼,并进一步发展完善,成为中华民族节庆文化中的又一重要花絮。这样就形成了在春节中,不但家长会给自己的孩子发压岁钱,在走亲访友或在家接待宾客时,对亲友的孩子也互发压岁钱。表现出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和美好祝福,期望孩子们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健康、吉祥、幸福。时代在发展,认知在转变。在民富国强,步入小康社会的现代生活中,人们对压岁钱还有一种更为美好的寓意和解读。认为过大年期间,发给孩子压岁钱让他们带在身上,既体现了长辈关爱,又显现了吉祥如意,也是家庭经济水平飙升,家长和孩子身价地位提高的标志,还象征着孩子从小就有财气,由于“财气”和“才气”既同音也可以通意,所以更希望孩子有才,有志气。

微信图片_20200116081047.jpg

回顾我们小时候所收到的压岁钱,和今天孩子们相比,其差异之大,让当今的年轻一代人所不能接受,也着实无法相信。当时因为国力贫乏,家境自然困难,孩子们领到的压岁钱必定是大人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自然少得可怜。记得我小时候领到的最多的压岁钱是三毛钱,最少的一年领过五分钱。无论多或少,能领到自然已经是很幸福的了,因为我就有好几个年头没有领到过一分钱呢。所以,那时把这几个钢镚或角票纸币理解为“牙碎钱”好像也不为过,大家都偷偷的买上零食,和村子里的其他小伙伴们一起享用了。当时,孩子们盼过年,其中最大的诱惑,也还是盼望着能领到几个分币或毛币的“牙碎钱”。而且也就这么一点点喜悦,都还能拿出去在孩子群里炫耀一番呢。

现在不同了,大人都将压岁钱装成红包,少则三两佰,多则三几千元也并不觉得超重。一个孩子春节过完,其收入是非常可观的。如若要让孩子自己将其所收的压岁钱,在春节当中全部消费完,已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现在的孩子们,在春节期间,都已吃腻厌食了,不可能沉迷于零食消费之中。只有一种可能,当家长疏于管理的时候,孩子会将大把大把的票子消费在游戏厅或其他不该用的地方。否则,要让孩子所收的压岁钱,在春节短短几天内将账面清零,是绝对不可能的。由此可见,过年给孩子们多多的压岁钱,让现在的孩子一个春节都财气十足,才气过人,是一件非常简单不过的事了。但是如何能让孩子,从小学会管好钱,理好财,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也已成为做家长的必修的一门功课。

64006a41a1a81f7e2f1408_副本.jpg

近年来过春节,领导给下属发红包,老板给员工发压岁钱也成为一种社会新时尚。体现出了领导对下属的关心,体现出了老板对团队的厚爱,但这种红包,既可以叫做奖金,又可以叫做压岁钱。当然,把它称为压岁钱以后,会更显现出了中国人过春节的年味,也显现出管理者的一种中华民族厚重的节庆文化礼仪,更能唤起团队内部的人性化和亲情缘,其作用远不是能用奖金二字所能概括的。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运用,亲友间在网上拜年,在微信上互发压岁钱也成为一种时尚。朋友圈里互发红包,在微信上互抢红包,是“低头族”在春节期间的一项重要活动,也成为了春节期间网络生活的一大新景观。新春佳节期间,在朋友圈里抢抢红包,试试手气,抢个好彩头,既增加了喜庆气氛,也增添了亲友间的友谊知情趣,还拉近了空间距离,使不能在节庆期间相聚的亲友以另外一种形式聚合在了一起。

过年了,老年人要忙着准备红包,小孩子要忙着收受红包,年轻人还要忙着抢红包。在整个春节期间,红包会成为人们重要的谈笑话题,牵动着每一个国人的神经中枢。

既如此,那就以压岁钱为话题,以抢到红包为祝福,希望我们大家都能过上一个红红火火的春节吧。

微信图片_20200110152303.jpg 

(图片来自网络)





专栏作者:晏济亚,勉县退休干部,汉中市作协会员。曾出版个人诗歌散文集《沔水渔歌》,校注清光绪末年沔县知县王声扬撰《沔县乡土志》,有多篇作品发表在中省市报刊杂志。

 


本文由勉县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950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勉县作家写勉县
1
3
5
10
20
50
100
200
50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