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颂勉县:春之上 ,山茶香
Author
勉县作家写勉县
生成
海报
勉县都市网

勉县都市生活网

关注
情颂勉县:春之上 ,山茶香
勉县作家写勉县 06-30

“定军山杯”文品三国情颂勉县主题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示:春之上  山茶香


51054434970a304ee144a342ddc8a786c9175c3a.jpg


春之上  山茶香


◎张雷



就地理方位而言,阜川偏安于勉县西南,小家碧玉,静若处子。

就像年迈的老祖母,玄服素食,深居简出,于今日之娱乐比拼,人肉绯闻的热闹相比,恍若隔世。

然而你一旦稍加驻足,略微留意,老者如云的白发间,如壑的皱纹里,潜藏低吟着如歌的过往,如诗的当下,让人有些猝不及防的诚惶诚恐,肃然起敬。原来,这片故土,有着远超乎我们认知范围的源远流长。

仅“阜川”之地名,就大有讲究。“阜”者,甲骨字形,山崖边的石磴,有攀爬土山之意;“川”亦为甲骨文,河道中流动的水为之川。“阜川”者,有山有川,民殷财阜也。

阜川民殷财阜,有凭有据。《诗经》第一,《水经》第二,嘉鱼第三,故事第四,茶叶第五。

微信图片_20200410172108.jpg

  诗经,中国诗歌文化的源头,遥远的让人玄想冥思。上古文字惜墨如金,凡被它登记在册的一切文化符号,字字玉振金声,笔笔力拔千钧。

    《诗经·小雅·南有嘉鱼》有“南有嘉鱼,蒸然罩罩,南有嘉鱼,蒸然汕汕”的描述,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南国鱼儿美,群游把尾摇。南国鱼儿美,群游随水流。

     “罩“”汕”皆为捕鱼器具,反映了先秦时期汉中渔民捕捉“丙穴嘉鱼”的景象。随着人们对其不断发现和认识,形成了奇丽的汉中“丙穴嘉鱼”文化。《小雅》所描述的“嘉鱼”,经有关专家考证,就产于勉县定军山南阜川小河庙阴坝村的黄风洞,洞高3.5米,宽0.8米,源不可测。
      在历史文献长河里游弋过的嘉鱼,早已无处寻觅,但是它曾经那样真实而欢快的游弋于诗经小雅之国学源头,也就永远的游弋于所有炎黄子孙的记忆心头。这还真像是李建的《传奇》——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微信图片_20200407104656.jpg

 在宋词的天地间,有井水处,皆有歌柳词;在中国地理水系坐标间,有山水处,皆有水经注。《水经注》云:“穴口向南,故曰丙穴”。宋代陆佃《埤雅》说“:丙穴鱼,嘉鱼也。鲤质鳟鳞,肌肉甚美”。最早被发现有“丙穴嘉鱼”在“栈道千里,通于蜀汉”的褒斜道,自战国时开通,便成了往来秦陇巴蜀之间的官道,“丙穴嘉鱼”自然被历代文人关注。

然而官道无论如何伸向荒踪野径,也最终指向庙堂之高而远离江湖,远离乡野,远离市井。远离市井,也就意味着远离传播。传播,还得依靠传说。

据传,秦时一官员贬至阜川,觅得嘉鱼,敬献始皇。食后龙颜大悦,赐“丙穴嘉鱼”四字,以显其名。献官因鱼而贵,随之晋爵,遂于黄风洞口刻石以记之,并据《禹贡》中“蟠冢导漾,东流入汉”之说,将洞口这条汇入汉江之最大支流,命名为“漾家河”。

国民间传说大都喜欢以一种攀龙附凤的模式化套路出现,借以增重扬名,本不足为凭,但“漾水”一名在北魏时被《水经注》所引,且沿用至今,却是事实。

经典引用了,文本印述了,嘉鱼游走了,就连故事也讲完了,古老的阜川,似乎该告一段落了。

1eadd5a20cf431ad4bb440814736acaf2edd983a.jpg

 请稍等,因为任何一方山水人文,只要今天还存在,既然有那么久远的历史,就一定有现在和未来。历史与文化生态,有时就是这样传奇,远远望去,看似细若游丝,了无踪迹,但只要走近,仔细端详,眉眼之间,举措之瞬,往往会有萋萋芳草,款款落叶若隐若现。正应了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个柳暗花明,就是托举今天阜川经济动脉,点缀今天阜川山水生态,渲染今天阜川旅游名片的一种重要资源,它是山之嘉木,与千年嘉鱼一脉相承;它是叶之精灵,与千古传说遥相呼应,它与白云共翻卷,与天地齐呼吸,它生于山之南,云之畔,木之巅,集造化于一体,入神草而独立。即使在今天的文化栏目,亦可独立成篇,专章批注,它就是阜川小河庙山坡上的千倾茶树,万亩茶园。

微信图片_20200518160923_副本.jpg

唐代陆羽的《茶经》上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其字或从草,或从木,或草木并。”

原以为,高头讲章含混晦涩,不曾料到,陆羽对茶的解释竟然如此耐人寻味:“茶者,人在草木间尔。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蒂如丁香,根如胡桃”这个注释,居然来自茶之经典!居然出自千年古典,完全出人预料,因为千年前的经典对茶字的注解太文艺,太形象,太中国,太哲学!人在草木之间,这仅仅是个茶字吗?这不就是我们每个人的生命空间吗?而所说“巴山峡川”,不就是指今天汉中盆地的阜川一带吗?

在陆羽两百多年之后,又出了一位爱茶饮茶的写茶人,文才更佳,名头更响,他叫苏轼。在一次朋友聚会醉酒后的日记中他写到:“墨以其黑,茶以其白;墨以其新,茶以其陈”。苏轼所说的,是宋人对宋茶与宋墨的时尚追求,于今之阜川茶叶色泽口感,技艺追求相去甚远。甚至正好相反。舌尖上的中国,走过千年,一向挑剔的华夏味觉和审美系统,终于要另起炉灶,换换口味了。

微信图片_20200410172307.jpg

      古之文人,每每以茶为道,以墨为用,浸润天地宇宙,泼洒心中块垒。人生不外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春日踏青者亦如苏轼,往往会“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春日登高者还是苏轼,常常见“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可见茶之于苏东坡,如诗之于李太白,可上青天揽明月,亦可接地气寻野趣。

 茶之于文化,一经入道,则更加风雅袅袅,清香徐徐。既在眼前,举头四望,满目青山,一片茶海,云蒸霞蔚;又在天边,闭目凝神,宇宙人生,禅茶一味;实者,手中一握,乾坤尽收,唇齿之间,温温润润,天地江山一片叶,水光云影共徘徊,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调素琴,阅金经,嘉宾在左,鼓瑟吹笙;于虚者,人生不过一杯茶,于饮者,上座,吃茶;于求者,不急,喝茶。端起,放下,添水,续茶。空了,满上,再空,再满,虚实虚实,无虚,何以实?舍得舍得,不舍,如何得?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归故里。再满,不过一杯,再空,亦不过一杯,你求多少,烦恼就有多少;你要什么,欲望就是什么,人生苦短,岁月哪堪得如此累赘?不如一杯清茶浸泡一段光阴,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茶之于今日之家乡,是老祖母眼中那条依然清波荡漾的汉江河,是愈加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定军山,是从诗经,水经,传说中流淌出来的山之魂,春之色,叶之精,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沉浸于游子杯中、出现在乡愁梦中的一抹香。

微信图片_20200310085806.jpg

(图片来自网络)




                          栏目主持
:张鸿雁   栏目编辑:张鸿雁



本文由勉县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297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勉县作家写勉县
1
3
5
10
20
50
100
200
50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