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西,我的人生驿站
Author
勉县作家写勉县
生成
海报
勉县都市网

勉县都市生活网

关注
勉西,我的人生驿站
勉县作家写勉县 07-09

勉西曾是安康铁路分局的一个机务段,阳安线上的一个大站。曾几何时,这里客运货运,车水马龙,吞吐不息,昼夜不舍,也是曾见证和承载了我青春奋斗的人生驿站。


微信图片_20200709155823.jpg

 

相逢勉西

 

瑞军



这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天色有些阴沉。我在江边一个叫左所的村子里闲逛着,村子里静悄悄的,沿着村中一条宽敞干净的水泥路向南漫步,走着走着,猛一抬头,不觉一怔,一座熟悉的铁路涵洞横亘在眼前,哦,勉西火车站到了。

勉西曾是安康铁路分局的一个机务段,阳安线上的一个大站。曾几何时,这里客运货运,车水马龙,吞吐不息,昼夜不舍。前些年铁路体制改革,勉西客运撤销,大量人员转移,这个昔日热闹繁忙的火车站像被抽空了一样突然变得冷清起来。

眼前的景物与以往相比并没有多少变化。这条横贯东西的铁路路基,盘龙卧虎般遮挡住了背后重重叠叠的家属区,半圆形的涵洞像是它张开的大口,黑魆魆的;路基护坡,杂草丛生,坡根高大的白杨,依然挺拔笔直;通往站台路边原来的停车场,现在挤挤挨挨长满了树苗;路尽头的院子,大门紧锁,朝院里望去,是那再熟悉不过的一栋涂着浅黄涂料的两层小楼,二楼便是候车室,与站台以一段天桥相连。而要上站台,需攀登楼房边护坡上的一段长长的台阶。这个形制独特的候车室,如今好像被封存了,远远望去,站台上空荡荡的。

我与勉西火车站到的交往相逢,或者说在勉西乘火车的经历,主要集中在上大学的那段时期,屈指一算,已经三十年了。

微信图片_20191217150326.jpg

那时我在关中腹地的杨陵上学,每个寒暑假例行的回家返校,来来往往,都要穿越秦岭的崇山峻岭,而一般的交通方式,就是搭乘火车向西经过宝鸡绕一大圈曲线到达,其间要经过阳安线、宝成线和陇海线三条铁路。

上学到校时需乘坐一趟由安康抵达西安的普快列车,这趟车在勉西的停靠时间为凌晨两点十分左右,正是万籁俱寂、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家里吃饱夜饭,坐等凌晨一点之后,家人或朋友骑自行车带着我摸黑出门,一路上夜色迷离,心情恍惚。直到上了宽阔的勉武路,幸好有汉江钢铁厂耀眼灯光和机器轰鸣的陪伴,才让人心里踏实一些。临近勉西,铁道上的路灯越来越密,越来越亮,散落的货车车厢,像一座座黑屋子,不时能听到响彻夜空的喇叭里的男播音声。上一道陡坡,便进入勉西家属区,一阵风吹过,街道上簌簌飘落几片树叶,密密匝匝的店铺,门板紧闭,寂寂无言,整条长街静悄悄的,没有留存白天的一丝喧嚣。颇为惊险的是下一道弧形的斜坡之后穿过涵洞 ,里面灯光微弱,拱形的洞壁阴森可怖,间或头顶有水滴落下。转过涵洞,上了护坡,就到达目的地候车室了。候车室狭小而简单,七八十平米的样子,靠墙一圈摆了几张绿色的连椅,东侧墙壁上开了两个售票的小窗口,如此而已。

那年正月十五,正值春运高峰,遭遇了一生中最难忘最痛苦的乘车经历。从安康出发的列车一路负重前行,当喘息着停在勉西车站时,却因严重超员而不开车门,站上的乘客顿觉不妙,蜂拥着从车窗爬入,底下的人们帮忙推送,像往箱子里塞东西一样。一个车门因乘客下站开了一道缝,发现救命稻草的人们便拼命从门缝往上挤,我在朋友的帮助下,最后一个被塞进了车门。我被陷在高密度的人流包围中,前后左右挤挤琅琅,空气污浊不堪,我几乎快窒息了,像上刑般难受,看着手表一分一秒地艰难度过,一直熬到车到宝鸡才解脱。

而回家,大多是放假时节,功课告一段落,心情轻松惬意,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盛满心胸,可谓归心似箭。抵达勉西站时,往往是曙色朦胧的清晨七八点钟,揉揉惺忪的睡眼,背好希冀的行囊,下了火车,来到站台,那熟悉的候车室映入眼帘,一种久违的故土亲切感涌上心头。走下长长的护坡台阶,院子外面停车场上总有几辆蹦蹦车横陈其间,走吧,去县城,车主热情的招呼声,那亲切熟悉的方言土话,半年时间没有听说而隔断了的乡音,重又在耳畔回响,浓浓的故土情结瞬间爆表,人的眼眶竟有些潮湿,哦,故乡,日思夜念的故乡,外出漂泊的游子终于又回到了您的怀抱。

微信图片_20200709155808.jpg

大一寒假回家的那次旅程,颇费了些周折。一伙同校的本地老乡男男女女七八个人,大包小包,说说笑笑,头一天同样因火车超员,而未能坐上直达勉西的那趟车。回校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一伙人浩浩荡荡登上了西安开往成都的一趟慢车,车上虽然人少,却慢如蜗牛,大小车站,站站必停,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在阳平关站下车,没有出站,在站台逗留一个小时后,搭上了一趟开往上海方向的普快列车,终于在凌晨两点多胜利抵达勉西车站。出站后,其他人都结伙搭乘蹦蹦车开往县城,由于住址远近不一,最后只剩下我一人徒步回家,四五公里的夜路,我竟然没有丝毫犹豫和胆怯,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矫健的步伐,吼着壮胆的歌声,满怀期待、激情洋溢地向心中的亲情地奔去。那幽暗的涵洞,静谧的小街,空旷的公路,孤寂的路灯,铅蓝的夜幕,都成了我一路放歌的忠实听众。

往事如风。

当年勉西的鼎盛期,正是人们乘火车最艰难的时候,这是特定的历史条件所局限的,那时经济尚不发达,交通设施仍然滞后,交通运输的落后成为制约本地发展的巨大瓶颈。

微信图片_20200709155818.jpg

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了。这三十年来,社会生活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啊!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异军突起,纵横交错,四通八达,交通设施有了飞跃式的发展,交通运输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勉西车站便是在这种时代的大潮中被淘汰出局。人们出行,不再像以前仅仅指靠一条铁路了,有了多种多样的更为便捷高效的选择。勉西的衰落,表面上似乎有些伤感可叹,实际上却是发展的产物,是时代的进步,是历史的必然。

这个深秋的下午,当我返家离开勉西时,漫步在勉西家属区那曾经熟悉而繁华的街道上,感觉天色似乎明亮了许多,眼前紧闭的门店,凌乱的路面,寂寥的院落,稀疏的人影,并没有使我像通常那样多愁善感,黯然神伤,而是迈着轻松矫健的步伐,哼着欢快跳荡的音符,向着身后那密密麻麻的联通历史与未来的铁轨挥手告别,向着见证和承载我青春奋斗的人生驿站——勉西挥手告别。

微信图片_20200709155832.jpg

 (图片来自网络)



专栏作者:王瑞军,勉县人,陕西省书协会员,爱好书法、文学,有散文发表于网络媒体,现供职于汉台区某乡镇。 

                    

                    栏目主持:张鸿雁   栏目编辑:张鸿雁



本文由勉县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532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勉县作家写勉县
1
3
5
10
20
50
100
200
50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