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阳书法史话:豪放之书——松筠《知性知天》匾
Author
勉县作家写勉县
生成
海报
勉县都市网

勉县都市生活网

关注
沔阳书法史话:豪放之书——松筠《知性知天》匾
勉县作家写勉县 04-27


勉县武侯祠大殿有“知性知天”匾,此匾题书者为清乾隆御前侍卫工部尚书松筠,用笔豪放,书风大气。



微信图片_20200922092510.jpg



沔阳书法史话 

 

豪放之书——松筠《知性知天》匾



 

王  默



在勉县武侯祠大殿有“知性知天”匾,上款“乾隆五十九年岁次甲寅谷旦”,下款“御前侍卫工部尚书松筠敬书”。匾为蓝底金字,行楷书,落款有两朱红大印。


沔县武侯祠悬匾_副本.jpg

(沔县武侯祠“知性知天”悬匾


此匾题书者松筠(1752-1835),姓玛拉特氏,字湘圃,蒙古正蓝旗人,清朝大臣。初为翻译生员。乾隆三十七年(1772)考补理藩院笔帖式,任军机章京,因能干而颇得乾隆帝赏识。四十八年(1783)破格升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兼任副都统。五十年(1785)奉命任库伦办事大臣,办理俄罗斯贸易差事,擢户部侍郎。八年后,因功任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军机大臣。五十九年(1794)正月代理吉林将军。七月升工部尚书衔,任镶白旗汉军都统。不久任驻藏办事大臣,因与和珅不合,久留边地,在藏五年。嘉庆四年(1799)春被召回京,任户部尚书,出任陕甘总督,加太子少保衔。因川鄂陕三省白莲教起义方兴未艾,奉命驻扎汉中督办粮饷。嘉庆七年(1802)升任伊犁将军。十四年(1809)正月因杀戮逆犯甚多降为参赞大臣。十六年(1811)为两广总督,后任协办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次年(1812)任军机大臣。十八年(1813),授御前大臣衔,第二次出任伊犁将军,加东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衔。又因功加太子太保衔。二十二年(1817)因上疏帝怒,革大学士衔,出任察哈尔都统。二十三年(1818)十月署绥远将军,后任礼部尚书。二十四年(1819)六月调任兵部尚书,恢复御前大臣兼职,又出任盛京将军。二十五年(1820)四月因兵部遗失行印,降为山海关副都统,再降为本旗骁骑校。是年秋,新登基的道光皇帝起用他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都察院左都御史、热河都统。道光元年(1821)被召回京任兵部尚书,又调任吏部尚书、军机大臣,赏戴花翎。二年(1822)署直隶总督。十年(1830)因事以三品顶戴离职。十二年(1832)署理正黄旗汉军副都统。十四年(1834)以都统衔休致。卒赠太子太保,谥号文清,入祀伊犁名宦祠。著有《品节录》《绥服记略》《伊梨总统事略》等。


清沈振麟绘《玉澜堂十五老臣像》之松筠_副本.jpg

(清沈振麟绘《玉澜堂十五老臣像》之松筠)


松筠为官实心为国,施惠于民,以治边功劳最大。一是两次出任伊犁将军,为伊犁垦荒做出了贡献。二是奉乾隆帝命办理俄罗斯贸易差事,从中斡旋,办理有方,最终使长期停止的边境贸易恢复正常,维护了边境地区的稳定与长治久安。《清史稿·松筠传》对松筠评价甚高:

松筠廉直坦易,脱略文法,不随时俯仰,屡起屡蹶。晚年益多挫折,刚果不克如前,实心为国,未尝改也。服膺宋儒,亦喜谈禅。尤施惠贫民,名满海内,要以治边功最多。

和珅用事,筠不为所屈,遂留边地,在藏凡五年。

松筠出自籓族,久膺边寄,晋纶扉,称名相,伊犁、吉林屯田,利在百世;然限于事势,收效未尽如所规画,甚矣缔造之艰也!松筠在吉林,请开小绥芬屯垦,当时以不急之务沮之;至咸、同间,其地竟划归俄界。苟早经营,奚致轻弃?实边之计,顾可忽哉!


清朝新疆最高军政衙门伊犁将军府_副本.jpg

(清朝新疆最高军政衙门伊犁将军府)


匾中“知性知天”,源出《孟子·尽心上》:“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性,即心性本性。天,指天命天数。知性知天的大意是说,既知自我心性所望,又知客观天命所在。亦即说诸葛亮既想天下一统,又知天数难违,所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乾隆五十九年,即公元1794年,时松筠于是年正月以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军机大臣,代理吉林将军。七月升工部尚书衔,任镶白旗汉军都统。不久任驻藏办事大臣,因与和珅不合,久留边地,在藏五年。可见,此匾应是他在七、八月工部尚书衔任上所题,正是他不屈服和珅之时。此匾书法,正如其人,用笔豪放,书风大气。此后,他便任驻藏办事大臣。

所谓御前侍卫,在康熙时特设御前大臣和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职务,没有固定的员额和等级限制,由皇帝亲自选授。这些人基本是满洲、蒙古王公勋戚子弟、宗室子弟及从皇帝所赏识的侍卫中擢其优者。工部尚书,掌管全国屯田、水利、土木、工程、交通运输、官办工业等的大臣,在清代为从一品。或许正是因为他是工部尚书,与武侯祠墓的修缮,有着事务上的联系,故有此题。


纪大椿、杨世新《伊犁将军松筠》连环画_副本.jpg

(纪大椿、杨世新《伊犁将军松筠》连环画)


松筠在书法和对联上是下过功夫的。在书法方面,史传他喜为擘窠书,尤好作大“虎”字。清人李放纂录的《皇清书史》录有清梁章钜《归田琐记》一则:

松筠,玛拉特氏,字湘浦,蒙古正蓝旗人,由笔帖式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清。喜为擘窼书,尤好作大虎字,每觅大幅纸,尽幅为之,自谓可驱邪镇鬼。陆长春曰:“能以一笔书大虎字,悬之可辟邪魅,得者珍逾球璧。

松筠对联方面的才思敏捷,在清人对联史上也有著名的故事。据清李承衔《自怡轩楹联剩话》卷四:

《桐阴清话》曰:平阳濮栩生者,都门赏鉴家也,有金石书画癖。偶于小市败纸堆中,得敝联一只,句云:“竹声爽到天。”笔致飞舞,为家文正公手笔,倪元璐印章题字,真迹无疑。以廉值得之,惟苦双幅不完耳。故相松湘浦筠,养疴西城,濮以故缣求松补其出联。松许之,大书“酒浪醲于雨”五字,并识其收拾之由,约五十余字,飞洒奇古,与出联伯仲。裱褙于琉璃厂,观者如堵。高丽国使郑三容,愿以二百千购之,濮吝弗许也。

由此可见:一是松筠对联工夫了得;二是书法也有工夫。他在沔县武侯祠曾题书一联,可惜现已失传:

默佑生灵急救救;

阴扶川陕速安安。

松筠其人与沔县的话题,不仅是他在武侯祠题写了“知性知天”匾,并传世至今,其实,他也是沔县武侯真假二墓之说的始作俑者。

嘉庆四年(1799)冬,时任陕甘总督加太子少保衔的松筠,因川鄂陕三省白莲教起义方兴未艾,奉命驻扎汉中督办粮饷,因事过沔县谒武侯墓,时有随行之堪舆先生谭炳指出武侯有真假二墓。松筠命随行之兰州知府龚景瀚撰文、沔县知县马允刚书丹以记此事。由此而首开沔县武侯真假二墓之说,后世也因此而争论不休。此事详见龚景瀚于嘉庆五年二月所作的《汉丞相诸葛忠武侯墓记》:

汉丞相诸葛忠武侯墓记(节选)

汉丞相诸葛忠武侯墓在沔县之定军山,祠后数武,大冢岿然,入谒者无不肃拜,然与陈氏《蜀志》所称“因山为坟”者不合。宫保制府松公奉简命驻节汉上,督办军务,巡边至沔,谒侯墓,余与山右沁水谭君从。谭君精堪舆术,得古人望气之秘。既拜毕,谭君指旧墓曰:“此赝冢也。”因循垣南行,土冈环绕如屏,登其半,有碑在焉,万历十九年所题也。墓之形迹,略可辨识。谭君曰:“此真葬处也。而北向,盖犹不忘中原之意乎?”冈上周垣遗址,犹余尺许,众以谭君之言为有徵。适邑令马君允刚与邑之绅士鸠工治材,将新侯庙。制府方率僚属捐助多金,以成其事。闻是语,遂加土为封,因旧址筑外垣以卫之。祠后之冢,仍旧不敢废也。立石于左,与前碑对。请余记之,以示后人。

虽然,松筠此行引起了真假武侯墓之辩,但他此行更下令修葺武侯祠墓,对祠墓的保护,更是功不可没。此事见时任沔县知县马允刚于嘉庆七年(1802)所作《重修汉丞相忠武侯墓祠记》:

沔民之于武侯也,饮食必祭,水旱、疾疫必祷,坟曰“爷坟”,庙曰“爷庙”,其相传而致其祭扫者,非一代然也。传曰:“礼失而求诸野。”民之所传,或不诬耳!以故我先王果亲王于雍正十三年,曾就民所致祭之旧址而重修之,不复他考。垣墉规模,向称宏整,数十年来,旁风上雨,损坏已多。嘉庆己未之冬,刚承乏兹邑,适大宪制府松公督师汉上,命加修葺,当即考从前继修之年月,具文以详各宪,即一面鸠工治才,卜吉起事。六年冬,陆大中丞又为述侯之灵爽,为能阴佑吾民也。闻于朝,皇上敕发帑金九百两,以资成功;更为亲洒宸翰,颁赐匾额,以昭敬礼。呜呼!盛矣。

乾隆五十九年(1794)为沔县武侯祠题“知性知天”匾,嘉庆四年(1799)又下令修葺武侯祠墓,并有着真假二墓的故事,这在沔县武侯祠墓的史志上,对松筠此人也应写上重重的一笔。

 

图片1_副本.jpg

(“知性知天”匾)



微信图片_20200922092521.jpg




专栏作者王默,本名王亚兵,汉中勉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著有《康熙沔县志校注》(2017,三秦出版社)、《苏轼文同和古洋州三十景》(2018,陕西人民出版社)、《唐诸葛忠武侯新庙碑研究》(2019)等。

 

           栏目主持张鸿雁   栏目编辑张鸿雁


原创首发作品,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与作者,请尊重发布者的劳动,违者必究!



本文由勉县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644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勉县作家写勉县
1
3
5
10
20
50
100
200
50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